前期勘景,美術組做到哪些才更有效率?

 陳志豪 影視工業網

陳志豪,本職為影視美術工作者。曾赴美求學,曾參與多部影視作品《重返20歲》《給19歲的我自己》《冰之下》《西門町》。

 

勘景(Location Scouting)是影片製作前期極為關鍵的環節。目的是在正式拍攝前逐一尋覓,篩選出最佳場地方案,提前發現並解決潛在問題的一連串工作。

 

 

 

 

從前在台灣工作,習慣就著製片能談到的場地去發揮,用極簡的預算裡陳設出漂亮的場景。導致赴美期間對製片狂言找景這事兒與美術無關,按我給的參考去找景就可以。回國後隨著戲齡增長,逐漸認識到這種觀念的狹隘與愚昧。美術對待場地的要求,應像廚師對待食材般慎重,親自去挑選,觸摸,掂量,方能認識食材的肌理,知道如何下刀才能最大程度的利用食材本身的優勢;光憑照片及錄像,無法親身感受其光影,結構,材質,格局,色調,氛圍進而刺激創作,借力使力發揮出場景的潛能。

 

首先,美術得依劇本判斷哪些場(Scene)得憑藉搭建景(Set)的才利於拍攝,另外那些需要藉攝影棚以外的實際場地(Location),就得仰賴“勘景”來完成。

 

負責勘景部門的叫做場地部門(Location Department),由外聯製片(Location Manager後簡稱外聯)帶領實際進行田調工作的採景師(Location Scouts)和採集大量信息的調研人員(Researcher) ,及場地協調(Location Coordinator),現場外聯助理(Location Assistant)…等組員共同達成任務,這裡先不綴述其分工職責,因為在國內一般劇組,場地部門配置都十分精簡,能有一個外聯帶上一兩個助理就已經很不錯了。然而大部分場地部門裡,仍然不配備專業採景師一職,導致前期的實際採景工作還是由一位或數位副美術擔任。

 

說回勘景這回事兒,勘景大致可分為兩階段,前期勘景目的是要透過調查文獻資料及實際田野調查,蒐集符合拍攝條件的場地信息,供導演美術攝影(後統稱主創們)選擇討論。當所有場地方案達成美學上的共識後,製片主任(Production Manager)才會安排技術場勘(Tech Scout/Recce)帶著各部門長到候選場地提出操作上的考量,供製片人(Producer )做綜合評估。

 

前期勘景可細分成四個步驟

 

(1)場景需求,讀懂劇本並深諳劇本是對採景師最基本的要求,通常主創們會給出一份圖文並茂的“場景需求文件”,倘若“場地需求文件”太過抽像不淺顯易懂時,就得考驗採景師的悟性,從劇本里提煉出每個場景的功能意涵,並懂得揣測主創們心中對場景各自不同的喜好與想像,在瓶頸時能提出類比場景做替代方案。

 

 

(2)場地來源,如何科學高效的找到合適場地來源,一直是個重大的課題,

影視工業發達的美國在洛杉磯成立了國際外聯製片者協會(LMGI Locationmanagers.org)做為全球場地交流/媒合平台。該協會還辦了一個雜誌,用作教育推廣,及分享各地劇組友善場地信息,並分享探討各個獲獎影片場地案例。各城市也設立了正規協拍機構,推廣鼓勵如洛杉磯的FILM LA(https://www.filmla.com/ ),內華達的Nevada Film Office (https://nevadafilm.com)等等,搭配各種在線場地媒合app或網頁及各地的自由接案外聯製片人做接軌,形成一個健全規範的全球化共享影視場景資料庫。

 

 

外聯製片協會目前在國內雖然還沒有,協拍中心現階段可以先借鑒,在各個拍攝密集的城市如北京,上海,杭州,廈門,重慶等地方成立協拍中心。除了作為中介提供可拍攝場景劇組友善場地(Film Friendly location)信息,也能作為橋樑提供全方面協調工作,從封街拍攝一場追車戲,在擁擠麻煩的住宅區通知打點鄰居,預留大量車位,或者跟比較難協調拍攝的公家機關拍攝,都能藉其服務科學有效的完成。2015年馬丁·斯科塞斯在拍攝《沉默》時就曾透過新北市協拍中心及影委會的協助找到了心儀的神秘海灣及原始荒野山谷,順利在台灣地區重現17世紀的日本。  

 

 

國內健全協拍環境尚未普及,場地來源目前依然十分仰賴外聯製片自身所擁有的資源,而其資源通常來自其跨足影視製作前從事的行業(從商,房地產,旅遊等等)在地方上積累的給力人脈關係,權勢威望所形成的包打聽​​網路。以及其以往參與拍攝時開發維持的場地資源庫。再搭配調研人員擅長利用各種信息渠道搜羅各式場地,包括但不限定於微信群,QQ群,微博,抖音及小紅書等短視頻直播平台,攝影師作品集,短租平台或房屋中介朋友圈。最關鍵的是在遇到一些難溝通但超級理想的場地時,外聯一通電話就能搞定一切的協調能力。

 

(3)實地採景審景,這步驟除了採集場地信息,也需要初步判斷可行性。採景師需帶著齊全的設備(劇本,相機,全景記錄儀,平板電腦,無人機,測距儀,GPS定位儀…等等)盡可能輕裝地上陣,像偵查兵在最前線跋山涉水劈荊斬棘,克服極端環境氣候的艱苦,採集大量具說明性的照片視頻,繪製平面圖,記錄坐標,日照方向,季節氣候等信息。採景師還需要像偵探還原現場般憑空推演出故事發生的方案,推測可能放置的機位,請人擔任模特讓勘景照更有故事感。作為審景的第一關卡,需要像觀察植入手術互斥情況一樣,檢視對應的劇情放在這個環境裡是否合適,倘若違和,再美也只能是景點,沒法成為場景。 

 

 

 

 筆記本,劇本,護照證件,工作證,單反相機及鏡頭,無人機,還有Surface Pro X

 

(4)彙整方案,採集完場地信息後,依靠對劇本的熟悉並以清晰的思維,精準的表達,將照片視頻按對應場景設定分類彙整,配以簡要的文字,美觀地編排成場景方案提報給主創人員是至為關鍵的步驟。 

 

 

經過幾輪篩選後,製片會組織數次復景,讓主創們去實地檢視篩選場地的各方面問題,提出對場景要求及問題,並整理成“复景反饋”。場地部門彙整各方反饋意見過後逐一向場地方溝通協調。中間還會經過幾次美術部門設計方案需要的測量复景。再經過數次大大小小的複景過後,開拍前數日會進行最終的技術場勘,讓主創人員帶領各部門長一起到有意向的候選場地勘察操作性。

 

安排技術場勘行程是個技術活,得像個導遊有清晰的地理概念,按路程遠近,依戲量輕重(考量各場討論需花費的時間)分配每天的看景量,合理高效地安排出數日的勘景行程計劃,還得考慮大家的精力,照顧大家的飲食起居,適時安排地方特色實惠美食,讓大家吃好喝好心情好。

 

在技​​術場勘現場時,各部門看的角度完全不一樣,主創人員討論演員調度及鏡頭運動,預先透過取景器判斷如何利用場地空間地貌說好故事,攝影依現場採光跟燈光討論佈光方案,美術依空間格局材質紋理等元素考慮如何改造陳設能更好的豐富角色背景,符合故事情節的場景。道具除了需要了解現場有哪些需要遮擋,哪些需要移走之外,附近事先探查陳設及戲用道具資源,以滿足現場突發奇想的靈光;演員副導演視場地大小決定需要多少群演,現場製片看到的是演員梳化換裝的空間隱私舒適性,大隊車輛停哪兒,大部隊帳篷安在哪兒比較不影響現場拍攝,燈光則關心現場的用電限制,考量如何佈光走線架高台,錄音師需要知道現場的環境音是否會影響收音品質,製片主任看到的是場租費用,潛在的協調成本,陳設成本及。 

 

 

 

如果到這個階段都能進展順利,接下來只要再克服由季節變化,天氣驟變,潮汐漲退,預算緊縮,臨時拆遷,居民投訴,拍攝許可沒下來,等待領導回复但領導一直不在,場地反悔,導演變卦,非正常場地成本遽增,等突發狀況組成的綜合障礙,就能讓場地昇華成場景,進而兌現對場地的允諾潛在商機,完成勘景的階段性任務。然而實際上這個過程並不會如此順暢,而是依劇本不斷變化,及主創不斷成長的創作欲而反複變化。且大部分劇組,外聯製片除了尋找洽談場地之外,還肩負責任部分劇組車輛,道具車輛,部分群演代尋,部分職業服裝道具的租借責任,但那不在本文所討論的範圍。

 

本文出自個人經驗綜合網絡資料,若與實際情況有出入歡迎留言勘誤。

 

原出處:影視工業網 前期勘景,美術組做到哪些才更有效率?

《本頁轉貼內容純分享用途,如有侵權,請告知下架,謝謝》